金沙国际官网,金沙国际唯一官网网址

打开微信扫一扫
关注金沙国际唯一官网网址
金沙国际官网> 通讯员BBS> 详情

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ICU,第一次护理ECMO患者就经受了考验

发布时间: 2020-03-18  来源:广东省佛山市妇幼保健院  

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ICU,第一次护理ECMO患者就经受了考验 张健:

“ICU(重症监护室)基本上没有空床。”3月6日,佛山市妇幼保健院ICU护士张健驰援武汉已经一个月了。目前,张健正跟着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医疗团队,即钟南山院士的医疗团队,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ICU负责护理危重症病人。

在上班的6个小时里,张健要穿着防护服,一直守护在患者床边,时刻留意生命体征。“现在我管的两个病人中,有一位病人上了体外膜肺氧气合(ECMO,俗称“人工肺”)和血液透析机,另一位病人心率有问题,需要时刻关注,坐下休息的时间特别少。”

穿着防护服抢救病人原来这么“酸爽”

到达武汉的第二天,张健接到临时通知,一名同事因为身体不舒服,需要他临时顶班,时间是2月9日凌晨1点到5点。“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刚开始熟悉环境会耗一点时间。”张健表示,每个医院的医嘱系统、电子系统都不一样,协和医院西院的护士很热心,很耐心地教,遇到病人需要抢救,都特别愿意帮忙。“团队虽是临时组建的,但非常团结。”

虽然在ICU工作多年,但张健坦言这是他第一次接触这么大量的传染病患者。“来的时候会有一点点担心,不太了解这边的情况,也不知道自己会分到哪个医院。个人防护肯定要做到位,至于会不会被感染,很难说。”

张健所在的医疗团队6小时一班,在ICU对重症患者进行护理涉及较多高危操作,比如吸痰、雾化等。为保证插管病人呼吸道通畅,护理人员常要帮病人吸痰,这时痰液可能会飞溅出来。而在给病人做雾化时,要短暂断开呼吸机管道,此时病人也可能咳嗽,把痰咳出来,这些都有一定感染风险。

盯着心电监护仪,查看血氧饱和度、心率、血压,工作期间能“坐下来”的时间特别少。张健坦言,“确实很累,防护服里的手术衣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。出舱时,把防护服脱掉,里面的衣服全湿透了。”他说穿着防护服抢救病人的感觉很“酸爽”。

第一次护理ECMO患者遇危急情况

目前,协和医院西院ICU有两位病人上了ECMO,其中一位就是张健管的病人,该病人的生化指标有好转,但情况不好,而且重症病人病情变化特别快,需要时刻盯紧。

2月23日,是张健第一次单独护理ECMO治疗的病人。当天下午2点交班,其中一个病人需要上ECMO和血液透析机。张健说,给患者上ECMO相当于一台小型的手术。“经过医护人员的努力,下午5点左右成功置管,下午5点30分 ECMO机成功运转起来,病人的血氧饱和度逐渐上升。”

但在上ECMO的过程中,病人血压不稳定,情况危急。“血压不稳定的状况,维持了半个小时左右,感觉很漫长。”

除了要配合团队为病人上ECMO外,张健还要给病人上升压药、输血、配合医生做穿刺等。“医护团队为病人上完ECMO后,又上了一台血液透析机。”张健说,弄了差不多两小时,目前,该病人靠两台机器维持生命,两台机器的参数每小时都要记录。

同时,另一床病人上着呼吸机,心率有问题,需要时刻关注。“心率一低要上升心率的药。”直到当晚9点40分,张健才结束手头工作,前前后后,9个小时不吃不喝,下班后只想躺着,完全不想动。

这段时间,张健负责护理的病人只有两位是清醒的,其他都用了镇静镇痛的药,只能躺着,要护士帮忙翻身。有的病人病情变化特别快,一下子就走了。“在我没当班的时候走的,太突然了,真让人接受不了。”他说,“在这种环境中,忙起来的时候,就不会想那么多,也没有时间去想那么多。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力抢救。”

幸运的是组里的小伙伴都相当给力,大家互相帮助、互相学习,这让张健觉得非常暖心。

在ICU让他觉得暖心的,还有一位70多岁的老奶奶。2月28日,老奶奶从ICU转去了普通病房。“阿姨您这个脚能不能动一动?对动一动。这个小腿痛吗?”在老奶奶转去普通病房前,张健担心她在病床上躺太久有关节僵硬之类问题,便指导老奶奶做一些运动。在转出ICU前,老奶奶对张健说谢谢,还对他竖起了大拇指。

在高强度工作中,患者的一句“谢谢”,对张健来说既是对工作的肯定,更是前行的动力。

(视频)

https://v.qq.com/x/page/w09305wn7oh.html

能坐公交车的冷椅子,也是进舱前的考验

张健来自东北,去武汉时把从东北带来的羽绒服也带上了。“在佛山偶尔穿一次,想着武汉会冷,就带过来了。”

让他没想到的是,他的抗冻能力败给了公交车的椅子。“当地政府之前安排了公交车接送医护人员往来酒店和医院,5点半出发,5点就得起床。”张健回忆,有一次他没有座位,只能站着,从酒店到医院要50分钟,“那天比较冷,其实坐着跟站着没什么区别,那个椅子冰凉冰凉的,冻得屁股难受。”后来当地政府给医护人员协调了一些私家车过来,酒店到医院也就30多分钟。

除了当地不断给医护人员协调、补充物资之外,佛山市妇幼保健院的领导也不定期给在湖北的同事寄物资。在被问及有什么需求时,张健常说,这边一切都好,没什么需要的。“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,我对吃没什么要求。”他说,在这种情况下,无论酒店的厨师、送菜的师傅,大家都克服困难坚守岗位,挺不容易的,能吃饱就行,“如果非要说的话,我想吃妈妈包的饺子。”

在武汉这段日子里,张健觉得没有什么比身体健康更重要,“穷过富过,什么钱啊什么物质之类的东西,都无所谓,身体健康最重要!”疫情过后,他最想做的,就是好好陪陪家人。“来了这么久了,确实挺想念他们的。”


稿件来源:广东省佛山市妇幼保健院 张秋芳 张晓辉